如果不夠簡單

前兩天聽到某老師轉述他的老師的話:「如果不簡單的話,那就不是毗钵舍那。」("If it is not Simple it is not Vipassana")。

我頓了好一會兒。

這話對一個習慣過度思考、過度仰賴書本、過度追求知識深度廣度的人來說,還真是當頭棒喝。(請小心,前面三組詞,都有「過度」這個形容詞領頭。)

「簡單」和「容易」並不見得都一樣。很多時候,很簡單的事,我們都不太習慣,不太拿手,不太適應。碰到簡單的人,簡單的事,腦子會幫忙補充很多背景故事,讓畫面看起來精彩一些。這很可能是因為我們害怕、逃避「簡單」的心理機制在作祟。

練體位法也好多年了。常常一不小心就以為,愈練,就該愈深入,愈精細;以為複雜、深入之後所探索到的精細微妙,就是要追求的目標。

這樣的心態無形中也影響了教學的方式,總是以為講解的指導方針就是但求細緻,總是擔心如果不複雜就顯示不出自己知識背景的深奧。(「我知道那麼多你根本還沒聽過而且我講了你也未必能聽懂的事情哦。」)

有些時候說不定得停一下,休息一下,喘一口氣。

休息一下吧。來個 Constructive Rest 吧。

暫時什麼事都不用做,暫時什麼事都別做,就這麼暫停下來一會兒,花個二三十分鐘,感覺自己的身體,一個一個部位的身體,或者一整個身體;感覺自己的腦子、心裡想的,感覺自己的情緒。暫時就放下本來的知識、概念、想法,暫停先擱著習慣的判斷、好惡。這就樣,夠簡單吧。

簡單的事,真的不見得容易。

「大音希聲,大象無形。」


  • by the way,「萬物之始,大道至簡,衍化至繁」網路上傳說《老子》的句子,應該只是 urban legend。
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