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年,結業!

前兩天下課後,一位同學穿好鞋子要離開前,特別轉過頭來,笑著對我說,「老師,我到你這裡上課,已經一年了耶!」

是啊。一年了。

thank-you

腦子裡瞬間走馬燈也似地轉啊轉不停,這一年來的各種畫面。

每天上課前,我打理教室完畢之後,通常就自己坐著,簡單伸展伸展暖暖身,或者聽我習慣聽的老和尚講講話。很多時候,心裡在想的是:不知道今天的課會不會有人來玩。忽然對講機尖銳地響了一聲兩聲,我拿起話筒,「哈囉」一聲,「老師,我要來上課!」

從新店來的朋友。從土城來的朋友。從木柵來的朋友。從內湖來的朋友。從大直來的朋友。從淡水來的朋友。從南港來的朋友。從公館來的朋友。從士林來的朋友。從北投來的朋友。從象山來的朋友。

我鋪了一張一張的墊子。有時候,鋪了太多張,同學一邊開始暖身,我一邊默默捲起一張兩張墊子。

有時候樓下的大門開著,同學直接到二樓,門鈴叮噹響起。我三步當兩步跳,開門迎接。

從基隆來的朋友。從桃園來的朋友。從新竹來的朋友。從台中來的朋友。從台東來的朋友。從北京回來的朋友。從上海回來的朋友。從美東回來的朋友。從美西回來的朋友。從馬來西亞來玩的朋友。

學成歸國的朋友。回台省親的朋友。工作出差的朋友。到台北玩的朋友。

我們在教室裡轉動這個關節那個關節,我們抬腿抬得痠得要命,我們一下子扭屁股一下子轉圈圈,我們單腳站我們兩腳蹲,我們數呼吸,我們暴汗如雨,我們試著卸下肩上的負擔。

有些朋友一起練習好多年了。有些是一二十年前的老同學(小孩都上學了,甚至小孩都一起來上瑜珈課囉!)。有些好多年不見,門一打開,我嚇了一大跳。還有些朋友,在墊子上都已經開始滴汗了,可能某個下犬式的狀態,才喚醒我的記憶,「對,對,就是以前在那個教室的同學嘛。」

當然還有好多好多朋友是「はじめまして」(初見面)。有的是朋友介紹來的,有的是從網路上看到廣告被騙來的,有的人一開始怯生生的(我自己一定是這一種類型的),有的人三兩下子就坐定下來老神在在。有的朋友漸漸已經熟悉環境、熟悉一旁練習的同學,互相打招呼,聊起來了。

我看著一個一個同學在墊子上動作,有的人可能還剛開始在認識身體的狀態,奮力呼吸喘息延展軀體四肢,也有的人可能已經比較有經驗了,兩腳或一腳站著都穩,甚至可以兩手就撐起整個身體。這些認識專注練習的模樣,都非常動人。

我總是會丟出一個又一個問題,刺激也好,引導也好,希望同學練動作的同時,能夠更加保持探索的心態。然後就可以看著一張一張臉孔,或者微微糾結,或者眉頭上揚,努力找尋各自的答案。一不小心,腳趾頭抓著緊緊的,或者肩膀聳得高高的。我簡單提醒一下,有的同學就露出「吼,又被你抓到了」的表情,我們一起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真的覺得很開心,有這樣的機遇,有這麼多朋友來。(感恩啦!)

常常在下課之後,我會再詢問同學的狀況。或者幫忙鬆肩一下,或者給一點點簡單的保健常識建議。「謝謝老師,肩膀鬆多了」(或者下背,或者腿等等)是比較常聽到的回饋。

有一次同學說出來的話是這樣子的:「終於覺得比較像個人了。」

我也愣了半秒鐘才抓到他的意思。長期累積的緊繃、壓力,現在總算釋放開來了。真正感覺到和自己的身體重新連結,真正享受自己的呼吸。

真的覺得很開心,有這樣的機遇。

Namaste!



One thought on “第一年,結業!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