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過網路直播課程,反而看見練習的核心

全世界練習一整年不同科目、不同類型的網路直播教學,如今,終於也輪到我們台灣上場了。

老實說,沒有動手之前,我心裡也相當排斥,想像著「透過電腦螢幕」上瑜伽課、動作教學課,實在有好多難以克服的困難。即使不說不可能「手動微調」這件事,光是沒辦法清楚聽見看見同學們此起彼落的笑聲,一開始,就讓我覺得網路直播課「不完整」。

不過形勢比人強。好多同學的催促和鼓勵下,大家一起試了好幾堂課下來,五六個人的課、十個人的課、將近二十個人的課,聽見同學下課後回饋的心聲,「終於在家裡也能好好流汗運動了」、「伸展完全身超放鬆的」、「聽見老師、看見同學們,好開心哦」,「這是一個多禮拜來身心覺得最舒暢的時候了」、「謝謝老師,我實在太需要瑜伽課了」,我慢慢也打心裡相信,直播課也有直播課的價值。

網路直播課和實體課都一樣,需要同學和老師彼此共同合作,才能打造出一堂大家都歡喜、也有收獲的課。

像是聲音聽不清楚、鏡頭角度不對這些技術問題,要麻煩大家(尤其是第一次使用 Webex 視訊會議系統的同學)一定要提早個至少十五分鐘「進場」,剩下的,就如同好多第一次參與的同學們共同的反應,「咦,在家裡上視訊課,也是會流汗的嘛」,「好像沒有差太多耶」。

的確,試了一兩個禮拜下來,我愈來愈覺得,實體課和網路直播課雖然有些表面上的差異,但在動作練習的過程,本質上還是很相近的。或者也可以換一種說法:網路直播課反而逼著我們去面對最重要最重要的練習

什麼是最重要的練習?這十來年邊教邊學、邊學邊教一路走過來,我認為,不論哪一種練法、什麼樣的傳承或者多麼創新的系統,如何觀察到自己的狀態,以及,如何找到改變的方式,可能才是最重要的。

很多同學都反應說,在網路直播課,沒辦法看到本來應該會一起站實體教室裡頭左右前後的同學,直播課的這個「缺點」,說不定反而是某種「特色」,甚至是「優點」。因為沒有其他人可以參考、觀摩、比較,只得把注意力都盡量召喚回到自己身上。聽著老師的指令引導,開始專心感覺體驗自己的手腳、自己的肩膀、自己的骨盆、自己的呼吸、自己的思緒。

回過頭來重新思考看看:動作練習的目標,本來就不應該只是想要精確模仿看到的外形,而是藉由外形的模仿、摸索,慢慢地深入瞭解自己進入並且完成(或者接近完成)動作的過程,身體表面、身體裡面、乃至於呼吸、情緒、精神的調整與變化

不論實體課或者直播課,不管老師有沒有機會動手幫忙調整,或者老師只是在一旁出張嘴,其實,老師只不過是輔具罷了,就像在瑜伽教室裡,我們不時會把瑜伽磚夾在大腿之間,提醒自己喚醒大腿內側的力量。

我通常會用這種方式來使用輔具:試著夾瑜伽磚一小段時間之後,我們就把磚塊放到一旁,練習在沒有輔具提醒的情況下,自己重新來尋找、揣摩、創造出自己的力量

網路直播課逼著我們練習培養專注的傾聽能力與技巧,聽老師的指令與說明,最後也還是要聽見自己身體與內心的反應與聲音。

現在暫時只能透過網路傳送的聲音影像來上課,老師這種輔具,就真的只是輔具了自己才是重點,自己才是主角

實體課比較容易有眼神的交流,不過說不定,多練幾次,我們也可以透過鏡頭,傳達更細緻的情感、情緒、關懷,給其他同樣在線上的朋友們。

而且直播課也是有直播課的特殊樂趣。上課過程我不時得盯著電腦螢幕,努力看清楚同學身體傳出來的各種訊息,看著看著,咦,畫面裡竟然就出現小貓、小狗、或者小朋友跟著互動。一個下犬式,小小朋友在一旁跟著玩,或者媽媽抱著小 baby 像舉啞鈴似的;大休息時,小貓咪就直接走上(或者跳上)同學們的肚子,也有看到小朋友就過來靠著媽媽一起睡,有的貓咪和狗狗根本就大搖大擺有夠大方直接從鏡頭面前晃過去。然後咧,我就忘了有攝影鏡對著我的臉,不由自主地傻笑起來了。

這段期間,我們就暫時在線上見,希望能夠儘快回到實體教室,現場聽見同學們此起彼落的歡笑聲。

[延伸閱讀]

老師也不過就是一種輔具
用手指來閱讀肋間
真正神祕力量的根源:天天練習
傾聽身體的需求

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